OB视讯瑜伽培训也开始跑路了……

2024-02-04 13:14:12
浏览次数:
返回列表

  OB视讯2月下旬以来,全国连锁的线下瑜伽培训品牌“梵音瑜伽”陆续贴出闭店、停业整顿的公告。截至目前,梵音在杭州、广州、北京等地门店大都已关闭。

  据梵音瑜伽此前宣传,品牌创立于2002年,发展至今旗下已拥有超80家线名瑜伽教练,成为国内乃至亚洲最大的瑜伽连锁课程培训品牌。其中,北京门店21家、上海门店17家、深圳门店15家、杭州6家。

  目前,梵音官网客服、多数门店电话已无法接通。全国范围内,越来越多的消费者聚集到等地梵音瑜伽线下门店前,希望能讨要说法。

  据媒体报道显示,在梵音瑜伽内部,品牌创始人饶秋玉曾在门店大面积停业前发布公告称,过去的一些重大管理决策失误,让公司面临极大的困难,为最大程度维护团队稳定,公司将于明日起停业内部整顿,具体结束时间请关注公告。“虽然当下外部资源有限,但我会坚持到底。”

  一时间,付费会员包括不少在职员工在内,陷入了投诉无门的窘境。有不少网友通过社交媒体发泄不满情绪称,自己看在梵音是全国连锁品牌,才在陆陆续续充值了上万元,却换来退费无门的结局。

  2月26日,饶秋玉还通过梵音瑜伽官方微信公众号发文,坦言了自己目前身负巨额欠款的事实。

  在文中,饶秋玉表示,疫情以来为了让公司存续,她本人持续融资、借债并变卖家产,但由于实际瑜伽消费需求减少,外部融资渠道收缩,叠加房租、工资等固定支出,最终让其“不堪重负”。在具体负债项目中“会员的未耗卡,一共有几个亿”。

  在文末,饶秋玉承诺称,目前她已将欠债记录在案,后续自己将通过开设瑜伽班等方式“打工”还债。而在关店前的集中诱导充值消费也“不是骗局”,“只要我人在,我就会努力地还债。”

  梵音瑜伽官网课程表显示,一直以来,饶秋玉就是品牌的头部培训老师,主要参与线上瑜伽网课培训,线下则有专职老师以包食宿的方式带领学员学习瑜伽。

  新消费日报发现其课程价格也不菲,2日线周左右的高端课程最贵可收费近3万元。除此之外还有大量私教、线下门店训练课程等充值内容,五花八门。

  天眼查显示,梵音瑜伽关联公司北京帆音瑜伽健身中心成立于2007年9月,注册资本50万元,任法定代表人为饶秋昱,持股90%。该健身中心旗下还有两家子公司,分别名为梵音(天津)体育健身有限公司、重庆凡隐瑜伽健身有限公司。

  此外,饶秋昱名下还有43家存续公司,多为梵音在各地的运营公司,涉及地区包括北京、上海、深圳、武汉等城市,公司主营业务包括健身服务、文化传媒、企业管理等。其中,部分公司存在多家分支机构,例如北京帆一体育健身服务有限公司有19家分支机构,17家为存续状态。

  与此同时,风险信息显示,2023年1月,上海梵音健身服务有限公司成被执行人,执行标的7510元。近期,该公司还多次因劳动合同纠纷、仲裁等被起诉。同样面临大量讨债纠纷、仲裁的还有其在北京、深圳等地的分公司。

  由于上述大量纠纷争议并未得到落实解决,不少梵音瑜伽员工及消费会员对饶秋玉的多次困难声明并不买账。

  有消费者抱怨称,经营失败全是归结于外因,维持自己的人设,完全看不到具体落地的解决方案。有部分会员从2022年11月开始申请课程退款,但直至停业也没能等来款项。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新消费日报发现,梵音瑜伽已被标注“经营异常”。在投诉内容中,闭店跑路、诱导付费会员、退款无门的投诉量在2月20日后快速上升。而2023年以来,退款迟迟无法到账、售后无人处理等投诉内容并不少见。

  有员工向媒体透露OB视讯,从2022年9月起,公司就没有再给员工发放工资,员工被拖欠的工资数额从数万元至十几万元不等。上海凯德晶萃广场物业则表示,商场内部的梵音瑜伽门店已签下公司9个月,累计上百万元房租及物业费用,且多次催缴均遭拖延。

  实际上,在2022年7月梵音瑜伽曾开放合伙人招募,并提出了自有资金300万元、加盟门店面积500~800平米等门槛相对较高的条件。然而,时至今日梵音瑜伽也并未公布任何加盟成果。

  另据媒体报道,此前曾大肆引导会员充值付费的梵音瑜伽并未在上海单用途预付消费卡协同监管服务平台备案,也并未遵守《北京市体育健身经营场所预付式消费管理细则(征求意见稿)》中不应发售有效期超3个月、预付额超3000元的预付健身产品,也未能做到提前一个月发布经营风险、退还预付金。

  在社交媒体上,上海、北京、杭州等地已有数百名消费者自发组织起来,集体向有关部门报案维权。

  不过,新消费日报发现,有部分网络诈骗账号也盯上了焦急维权的梵音瑜伽消费者,伪造退款网站、客服联系方式等引诱消费者上当OB视讯,维权时还需仔细分辨,并通过正当途径起诉。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搜索